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每個演員都有高光時刻”
作者:記者 袁雲兒   來源:新華社    2021-04-07 13:50
假作真時真亦假,舞臺上的演出到底哪一版才是三十年前的真相?生活中的困境接踵而來,怎麼演才能問心無愧?

【識港網訊】假作真時真亦假,舞臺上的演出到底哪一版才是三十年前的真相?生活中的困境接踵而來,怎麼演才能問心無愧?《一個勺子》上映八年後,成功轉型導演的陳建斌推出第二部電影作品《第十一回》,以更極致的形式、更精致的手法戲謔地探討戲劇和生活中的真假虛實,讓人在捧腹之余又能有所玩味。該片由陳建斌、周迅、大鵬、竇靖童、春夏、于謙、劉金山、宋佳等主演,已經在4月2日上映。

  電影戲劇生活是共通的

在陳建斌上一部導演作品《一個勺子》中,主人公“拉條子”是一個有點傻氣的角色;而《第十一回》中,同樣由陳建斌飾演的男主角馬福禮也是又傻又固執。市裏的話劇團想把三十年前一樁拖拉機殺人案改編成話劇,馬福禮正是這個案件的當事人,舊事重提讓他的生活再起波瀾。馬福禮一邊設法阻止話劇排演,想要翻案,以免一輩子背負殺人犯的惡名;另一邊還要調和妻子金財鈴、繼女金多多劍拔弩張的關係……

在中央戲劇學院泡了十二年的陳建斌坦言,自己對舞臺劇的感情很深,《第十一回》將戲劇融入電影,臺上臺下,虛虛實實,戲劇與生活相互交映,帶來一種特別的觀影感受。“我覺得戲劇和電影本來就是一體的,因為電影一開始就是來自于戲劇。”陳建斌説,“電影和生活、戲劇和生活的關係也都是共通的。有時候我們在生活中也會不由自主地表演,我們的人格——比如‘真正的你’和‘表演出來的你’也具有戲劇性。《第十一回》這個故事跟生活有關,跟劇場有關,同時以電影的形式表現出來。”

《第十一回》強大的演員陣容,幾乎都是因為喜歡劇本而來:周迅飾演的潑辣妻子金財鈴,素面朝天,脾氣火爆,是周迅從未挑戰過的角色類型;大鵬在片中一頭長發,飾演話劇導演胡昆汀;春夏一開始差點因為檔期與這部電影錯過,最終成就了片中擁有小鹿一樣眼睛的演員賈梅怡;老戲骨牛犇飾演的熱情鄰居大爺,有時候熱情過度讓人覺得不適;首次觸電表演的竇靖童,甚至憑借片中金多多一角獲得北京國際電影節天壇獎最佳女配角獎。

導演風格既強勢又溫柔

陳建斌是演員出身,當起導演來調教演員自然不在話下。“每個演員都有高光時刻”,是他對《第十一回》主演們的要求,最終也實現了。片中人物雖多,但個個性格鮮明,就連戲份不多的配角,比如話劇團團長傅庫司的官腔、門衛茍也武的仗義、導演妻子甄曼玉的色厲內荏,都讓人印象深刻。

在主演們的印象裏,陳建斌是一個既強勢又溫柔的導演。大鵬評價陳建斌,説他“對自己想法的堅持,完全不可撼動。”于謙則説,“如果一條不行,再來一條,一直到好了為止,這個他絕不會妥協。”竇靖童爆料,陳建斌評價一條戲拍得好壞的標志,是看他在監視器前説了幾個OK,如果只説了一聲OK,可能只表示及格,如果連喊好幾個OK,那就是相當滿意。

陳建斌會跟演員説,再慢上0.5秒就好了,也會為了在鏡頭前捕捉到一只蒼蠅的清晰動態,而等上好長一段時間。演員的敏感脆弱,陳建斌也能了解並保護。大鵬透露,在片場陳建斌會走到演員跟前,在他耳邊悄悄説,我覺得你應該做什麼樣的調整。

主演們演起戲來也毫不惜力。金財鈴金多多的母女衝突戲,為了打得自然逼真,周迅連扇竇靖童好幾個耳光。甄曼玉捉姦不成反被打那場戲,一開始春夏不敢真揪宋佳頭發,宋佳説沒事你薅吧,于是就有了這場兩個女人隔門較量的精彩對決。片中還有一場茍也武醉酒大鬧話劇團的戲,飾演茍也武的劉金山出身京劇世家,加了一段唱京劇的表演,效果讓人喜出望外。

把觀眾也納入電影實驗

無論文本、人物、影像還是表演,《第十一回》在形式感上都做足了功夫,難得地做到了戲劇感與電影感兼備。

就連角色的名字都經過精心設計。“這部戲分為兩塊,一部分是生活,一部分是劇場。在我們的概念當中,覺得劇場裏發生的事情都是假的,是在做戲,而生活應該是真實的。所以生活這部分的人名都感覺很真實,比如馬福禮、金財鈴、金多多。而劇場裏的人名都是戲倣的,比如賈梅怡(戲倣演員梅裏爾·斯特裏普)、胡昆汀(戲倣導演昆汀·塔倫蒂諾)、茍也武(戲倣導演北野武)。但隨著故事的發展,劇場裏發生的事情漸漸變得特別真實,甚至能夠捕捉到案件真相,而生活裏的人互相之間開始做戲,進入一種人間戲劇。”陳建斌説。

在鏡頭語言上,《第十一回》大玩鏡像,劇場裏的戲份用了大量特寫鏡頭,馬福禮一家三口的生活用了很多舞臺光,營造出一種舞臺氛圍感。陳建斌説,這些設計都是他想在電影中完成的實驗:“一開始劇場是劇場,生活是生活。到電影結尾時,生活變成了劇場,劇場變成了生活。所以在影像上也要求我們讓觀眾能夠直觀感受到這一點。”片中角色的臺詞在生活感和話劇腔中轉換自如,劇團裏的人們經常説著説著就互飆話劇臺詞,在令人發笑的同時也讓人思索臺詞背後的深意。

該片採用章回體結構,分十一回,每一回開頭都有一個類似古典小説的回目,概括本回內容。陳建斌説,剛開拍時電影名還叫《如是我聞》,因為他覺得佛經裏的這四個字很有意思。但當影片按照章回體剪輯完後,陳建斌覺得,必須要改成《第十一回》,哪怕這個名字“讓人摸不著頭腦”,“真正的第十一回,是從電影結束的時候開始。也就是説,當你看完電影,走進你的生活,這才是真正的第十一回。”

原文鏈接:http://big5.news.cn/gate/big5/www.xinhuanet.com/culturepro/2021-04/06/c_1127296242.htm

责任编辑:lily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