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晨讀香江】超級殯葬城引發輿論關注
2021-04-07 08:32

【頭條日報】很多人以為司徒華因為英語不好,才沒有跑到美國做說客。但華叔話,在這些會談場合,都有翻譯在場幫忙,英語好不好,完全不是問題。只是他不選擇去美國游說,因為這樣做很易被理解為賣國。司徒華甫過世,這枝民主大旗馬上變質。泛民隨波逐流,人激他們又激,終至不知如何自處的地步。政治領袖,開個中央會議決定不了,要交會員大會決定,甚或再做個民調決定,這是哪門子的領袖?一個政黨選擇參不參政,首先不是要計自己得到多少席位,而是要計自己是否願意為國家、為香港服務、犧牲。如果連愛國的原則也不想支持,我勸這些政黨不要參政了,未來的政制,你混不下去的。這裏送上第三十五任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的名句:「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甚麼,你應該要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甚麼。」泛民的朋友們,你們打算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貢獻點甚麼呢?若無心愛國,也不要期望國家愛你了。

【香港01】凡事都可能矯枉過正,過猶不及,用愛國者治港管得太嚴,限縮的範圍太窄,又會導致管治隊伍在香港社會缺乏實際領導力,缺乏讓人心服口服的基礎與能力,對於要解決的問題在政治與專業範圍內又難以解決,又會遭致更大的民怨。因此,香港治理之道,首在忠誠,要在賢能。建制派最大的問題是能力危機,所以要提升能力,而非建制派最大的問題是忠誠問題,要變成忠誠反對派,忠誠中間派,在解決了愛國者這一底線標準問題之後,讓更多的香港各界人才進入管治體系,採取選賢任能的機制來激勵他們,包容他們,肯定他們。這才是這一次選舉制度改革的初衷以及完整的目標預期,這樣才能夠打造一支比以前更強有力的,既更忠誠又更有能力的管治團隊來精準回應和解決香港民生訴求及香港深層次的問題。

【明報】大國博弈波詭雲譎,歐美要控制疫苗認證話語權,討回「疫情政治」失地。歐美沒認證任何一項非西方疫苗,中國也不可能輕易認證西方疫苗,否則日後根本沒有籌碼,就認證問題跟西方周旋。不過隨着各款新冠疫苗在全球廣泛接種,基於客觀現實,互相認證是早晚問題,一些倚重旅遊業的國家,諸如泰國等,已表明將一視同仁看待接種了中國或西方疫苗的入境者。對於香港來說,當下最重要是谷高接種率,政府必須創造更多打針誘因,克服疫苗猶豫。早日落實疫苗護照、爭取與內地及其他地方免檢疫通關,相對容易為港人接受,也能成為鼓勵市民接種的重大誘因。疫下免檢疫通關,若要穩妥安全,基本上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兩地疫苗接種率均高、水平亦相若,二是兩地疫情皆能做到基本清零。現時香港接種率太低,開放讓16歲以上市民打針,是推高接種率的一個方法;與此同時,當局必須設法實現清零,藉以增加磋商免檢疫通關的籌碼。

【中評社】香港網民對沙嶺“超級殯葬城”的情緒仍以憤怒為主,這構成了兩地民意的共識。首先帶頭抗議“殯葬城”計劃的便是沙嶺附近居民,他們抱怨政府多年來將各類厭惡型設施堆積在界河一帶,本就影響該片區發展,而如此大規模的殯葬設施更會嚴重煩擾居民生活。而更多港人則是從香港與大灣區、深港合作的角度,痛批港府親手葬送香港融入大灣區的前景,怒問這樣的決策究竟是誰提出?又是誰在支持?究竟是誰批准和負責?有網民質疑港府在解決“活人”的住房問題上怠慢拖延,反倒積極為“死人”找地開發,完全是本末倒置、頭腦糊塗。值得注意的是,針對沙嶺“超級殯葬城”第二多的嘲諷情緒中,有近八成來自反對派網民。例如,有人稱內地民眾的抗議是“多管閒事”,甚至提升到“不尊重兩制”的層次,少數網民刻意將內地輿論的反彈與近期涉港法律決議連結,聲稱只要港府中止計劃就表示“自治不存”。更有甚者在起哄、喝倒彩,希望港府趕緊把墳場修好,這樣“以鄰為壑”有助於阻止兩地交流融合,折射出相當陰暗猥瑣的心理。

责任编辑:wangcc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