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肆說宋詞
作者:也肆   來源:深圳商報    2021-01-12 11:46
無邊秋色,一縷鄉愁。秋色越遼遠,鄉愁越沉鬱。

【識港網訊】無邊秋色,一縷鄉愁。

◎ 王建明/圖

 

范仲淹《蘇幕遮》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天高雲淡,草木衰黃。望秋色而生悲涼,這是人之常情。這一類的詞作很多,一般的做法是先稍稍寫景,而後把重點放在敘事抒情上。如晏幾道的“天邊金掌露成霜,云隨雁字長”,秦觀的“山抹微雲,天連衰草”。范仲淹的這首《蘇幕遮》則是整闕寫景,又整闕抒情,卻又帶給人強烈的情景交融之感。

連接上下闕,溝通情與景的關鍵,在“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這句。 “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只有不諳人情的芳草,能夠蔓延到無限遙遠的地方,連接那窮盡目力也望不到的故鄉。

秋色越遼遠,鄉愁越沉鬱。

范仲淹這首詞,區別於一般的消遣之作,是一首更像詩的詞。有人把它歸入“婉約”一類,我卻覺得它一半壯闊一半沉鬱,既不豪放也不婉約,應該算是“中性”詞。

范仲淹只留下五首詞,卻是風格各異。如果以“豪放婉約度”來衡量,他的詞均勻地落在五個刻度上。這首《蘇幕遮》是中點,其餘四首,《漁家傲·塞下秋來風景異》豪放,《剔銀燈·昨夜因看蜀志》偏豪放,《御街行·紛紛墜葉飄香砌》婉約,《定風波·羅綺滿城春欲暮》偏婉約。

範文正公雖一生浮沉宦海,但始終飲譽士林。他的詞作大規模散佚的可能性不太大,留下的少,就是因為“產量”不高。但就是這寥寥幾首詞,也在後世產生了深遠影響。 《漁家傲》和這首《蘇幕遮》就不用說了,風流千古都不為過。 《御街行》裡的“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也直接啟發了李清照寫出“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更不用說他文章中留下的那些震古爍今的名句了:《岳陽樓記》:“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嚴先生祠堂記》:“雲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

《靈烏賦》:“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原文鏈接:http://szsb.sznews.com/PC/layout/202101/12/node_A08.html#content_975879

责任编辑:lily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