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凡人亦英雄
來源:深圳特區報    2020-09-15 10:48
“這個世界上原來一直有偉大的人,他們默默守護著需要幫助的人,而後又默默地離開。他們只能是無名英雄。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更偉大。”

【識港網訊】

尹起賀生前英姿。 (受訪者供圖)
許挺秀生前英姿。

開欄的話

英雄就在你我身邊。見義勇為、舍己救人的尹起賀、許挺秀,正是值得我們學習和點贊的身邊的平民英雄。本報今起推出“舍己救人 平民英雄”系列報道,通過采訪藍天救援隊隊友和兩位平民英雄的親朋好友,講述他們舍己救人的感人事跡,展示深圳這座有情有義有關愛城市的品格。敬請垂註。

今年9月,廣東省見義勇為評定委員會批復了惠州市的申請,確認藍天救援隊隊員許挺秀、尹起賀在去年8月於惠州白馬山救援被困驢友、突遇山洪英勇犧牲的行為,屬於“見義勇為”。此前不久,在“2020感動深圳”晚會上,他們被追授為第十七屆深圳關愛行動“十佳愛心人物”。

一年來,兩名救援隊員的事跡從未被人們遺忘,他們作為平民英雄應有的榮譽與褒獎,也越來越明確。面臨巨大危險的時刻,他們用專業與勇氣,以及發自內心的善良,做出了舍己救人的抉擇。

平凡者的偉大,才是最為震撼人心的力量。英雄之名,他們當之無愧。

最不能外借的安全帶,他們給了驢友

時間倒退回一年多前。2019年8月25日的白馬山,大雨如註,雷聲低沈。

上午7點多,藍天救援隊隊員那銳先護送傷員下山。她回頭對著尹起賀、許挺秀拍拍自己的藍色頭盔,兩位隊友也回應以相同的動作。這是他們約定的暗號,意思分別是“我們先下撤了”“知道了,待會見”。

那銳一直沒有等到這個“待會”。在三小時後,最後一名下撤的被困驢友也下山了。 尹起賀和許挺秀一直沒有回來。

此前,他們冒著臺風帶來的暴雨,連夜上山找到受困的17名驢友,為受傷的驢友進行包紮,固定在卷式擔架上並轉移下山,已經花了一個通宵,費盡了體力。

天亮時分,所有人員撤離到一個懸崖處,救援隊搭建下撤通道,協助驢友撤退。在最後一名驢友小鄭下撤的過程中,發現自己的鎖扣卡住了,察覺這一情況後,原本站在低處接應的許挺秀很快爬了上來,她解開自己身上的U型鎖,換掉了小鄭身上卡住的鎖扣。小鄭沒有使用器械的經驗,尹起賀和許挺秀一直耐心教她怎麽使用,許挺秀還貼身護送她下撤到懸崖下。

直到所有驢友安全撤離,尹起賀和許挺秀才拿回了自己的安全帶。而在平時的訓練中,所有隊員經常說的一句話是“老公/老婆和安全帶不能外借”,在危險關頭,這是救援隊員們的性命所系。

沒想到,最危險的時刻真的來了。水流越來越急。“你快點,再不走今天就把命丟到這兒了!”撤到懸崖下,小鄭聽到領隊吼她,掙紮著爬出溪谷。

一場山洪漫過了溪谷。誰也沒有再看到當時在溪谷裏的尹起賀和許挺秀。

隊友們花了一天,找到了許挺秀的遺體,又過了一天,是尹起賀的。

大家不勝悲痛。這是藍天救援隊第一次有隊員犧牲,媒體報道將他們稱之為“中國民間應急救援史上犧牲第一人”。

那銳發了條朋友圈:“原來天上有兩個很重要很重要的崗位,需要在世上挑選兩個人,必須是這個世上最有擔當、最有責任心、最善良、最積極向上、最陽光、最正能量的人才能勝任,所以你倆就被挑中了。”

“舍己救人,是最符合他們內心品質的選擇”

很長一段時間裏,隊員們沒有辦法接受兩位隊友的離去,但他們後來不斷復盤和回想兩人加入藍天救援隊以來的情景,他們也開始明白:舍己救人,是最符合他們倆內心品質的選擇。

“誰都知道,在這種惡劣的天氣下,留到最後是最危險的。但他們還是留下來了。”副隊長徐偉明說。

“如果是我,我可能不會讓出安全帶。但如果是他們倆,確實會這樣做。”那銳後來回憶說。

網名“佳貝”的尹起賀被隊友們稱之為“貝老師”,他2013年進入藍天救援隊,是深圳藍天的第一批隊員。從外出執行任務,到隊裏各種瑣事,他都積極承擔,從無怨言。每次出任務,他都是背負最重的裝備,甚至犧牲後被找到時,仍然緊緊背著他沈重的救援包。

在藍天救援促進中心辦公地的墻上,掛著受助者們送來的錦旗。2016年石頭河救援行動、2017年9月求水山搜索、2018年七娘山墜崖救援……其中有多少次救援有“貝老師”參與過,隊長王長福已經記不清了。入隊後,尹起賀一直是隊內最核心的隊員之一。

“貝老師安全意識非常強,而且很認真。他經常因為一個技術問題,會和隊友爭論很久。”隊友瑩瑩說。而在王長福眼裏,尹起賀脾氣特別好,從來沒見他跟別人紅過臉。“他是個慢性子,每個細節都要做到位。”

許挺秀則是2017年來到藍天救援隊的,入隊後積極參與到培訓和救援工作中,犧牲前一年,她是整個藍天救援隊培訓出勤率最高和任務參與時間最長的隊員。一有任務,許挺秀二話不說就換上藍色制服出發。

弟弟許挺華回憶,姐姐以前一兩周就會回一趟爸媽家,跟家人一起吃飯。有一次過年前,他們聚在一起吃年飯,結果姐姐收到了救援任務馬上就走了,晚上也沒回來吃飯。而許挺秀的同事也發現,她身上有時候會帶一些傷痕。問起的時候她才淡淡地說,自己去執行救援任務了。

她把隨時應召救援當成自己平常生活的一部分。正如許挺秀說過的那樣:“我們選擇做一個好人,並不是因為要得到好報才去做,更應該純粹為做一個好人而去做。”

是真英雄,也是普通人

在藍天救援隊裏,尹起賀和許挺秀是生死相系的隊友,而平時生活中,他們又過著截然不同的人生。

尹起賀來自山東一個農村家庭,在深圳從事程序開發工作。在朋友們看來,他的生活有些單調,除了工作就是救援,再無其他。他沒有女朋友,救援反倒更像他的戀愛對象,他曾發過這樣一條朋友圈:“如果不肯為她花錢,如果不肯為她花時間,拿什麽來愛她?我親愛的藍天救援隊友。”

他身邊的朋友一直想不明白,尹起賀的錢都花到哪去了。在深圳打拼多年的他,仍租住在一個簡樸的、月租僅600元的房子裏,上班要花兩個小時。在尹起賀犧牲五天後,隊友們到他家收拾東西。小小的屋子裏堆滿了救援裝備,卻連燈都沒有一個是好的。“為什麽他把自己過得那麽‘糟’,卻把事做得那麽好。”隊友們十分感嘆。

尹起賀專註於自己喜愛的事業裏。他的同事經常看到他一大早在辦公室練俯臥撐,一組50個,一天做兩組,從不間斷。對於救援,尹起賀有種近乎虔誠的態度。在他去世後,隊友們在他的日記裏看到了這樣一句話:“救人一命,即救全世界。命比天大。在短暫的一生中,我為了什麽?我做了什麽?那個藍色的夢還在,我還是我,我是尹起賀……考驗自己,挑戰自己,認真體驗自然與社會,及早發現人生規律……”

在追悼會上,尹起賀的堂哥在致辭中說:“弟弟,你‘救人一命,即救全世界’的情懷,讓我感覺到你的專業精神、你舍己為人的大愛。假如你還活著,家裏人一定繼續支持你追求你的夢想,實現你的藍天夢。你聽到了嗎?”

那銳說,隊友們後來都覺得,生活對尹起賀來說只是軀殼,只有穿上藍天救援隊的衣服,才是真正的他。

而許挺秀則是另外一種人。生長在深圳的她,是一名內心豐盈、生活豐富的都市中產。她愛看書、愛喝咖啡、愛潛水,在公司她是嚴厲風行的高管“Sam姐”,在家中她是溫柔孝順的女兒,在朋友心中她是可靠熱心的好姐妹。而穿上藍天的制服,她就是果決勇毅的救援者。

作為服裝公司的區域運營經理,下屬們對她的評價是“嚴厲果斷又可愛善良”。在工作外,朋友、同事的困難,只要力所能及,她都會出手相助。“姐姐去世後,不少朋友把姐姐借他們的錢還了回來,我們才發現,原來她幫了那麽多人。”弟弟許挺華說。

2006年,許挺秀在羅湖買下了一套小房子,收拾得很舒服,周末經常約朋友到家裏來聚會。後來,她養了一條拉布拉多犬,取名“肥多”,她對這條可愛的小狗非常寵溺,不管工作多忙,即使剛剛出差回來,也會每天帶著“肥多”到樓下散步。

“大小姐”是許挺秀在隊裏的網名,而在隊友們看來,她更像一個大姐姐。“她是那種相處讓人特別舒服的人,像一個大姐姐的性格。”隊友劉蓉告訴記者。

許挺秀愛讀書。據同事回憶,平常辦完公事,許挺秀幾乎是書不離手。同事Wendy曾經有一次開會的時候看到她帶了一本《蘇菲的世界》,印象很深。見有人對自己的書感興趣,她會直接在微信群裏發書單,列了一個500多本的藏書單,誰想看都可以找她借。她的家裏有整整一面書墻,在她犧牲以後,家人把這些書捐給了龍崗區圖書館。龍崗是許挺秀從小長大的地方,龍崗圖書館也開辟了一個專櫃存放她的藏書。

重情義的她,也被她身邊所有人所深深懷念。“老大,你這張照片好帥,像明星。”與許挺秀經常工作接觸的一名鄭州分公司員工,在她去世後,仍然堅持給她發微信,還將網上一些報道發給她。有時啥也不說,就發一個字:“姐”。

而在藍天救援隊的“運動達人打卡群”裏,每天都會有隊友多做一遍,把視頻發到群裏,替“貝老師”和“大小姐”打卡。至今,群裏每天打卡名單的前兩個人,仍然是“大小姐”和“佳貝”。

半個多月前,在白馬山救援行動的周年紀念之時,深圳藍天救援隊的隊員們再次登上了這座山。那天的白馬山,日清景明,流水潺潺,遠不似去年風暴中的情景。“白馬留英魂,熱血鑄丹心”,在他們做的救援紀念碑前,大家默哀、敬禮,再次向隊友致意。被救的驢友們也帶著花來了,他們說,以後每年他們都會來。

在長長的沈默裏,隊員們互相拍了拍肩膀,他們想起了許挺秀的同事竇川說過的:“這個世界上原來一直有偉大的人,他們默默守護著需要幫助的人,而後又默默地離開。他們只能是無名英雄。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更偉大。”

责任编辑:lwh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