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走遍全港鄉野第一人:六之一
來源:橙新聞    2020-07-30 10:45
浪遊精神只為看可愛的及令人驚歎的世界,進行無拘束、非功利的旅行,如達伽馬和徐霞客。在中国,這麼長時間這麼多位縣令使用這樣子的輿圖,到底是沿甚麼路線考察、如何堪測、推斷、想像?

【識港網訊】李君毅在〈何謂旅行〉一文推崇浪遊精神(Spirit of Pilgrimage),只為看可愛的及令人驚歎的世界,進行無拘束、非功利的旅行,如第一個繞過好望角的達伽馬,和第一個長期浪遊中國山川的徐霞客。兩人同樣處於15世紀到17世紀「地理大發現」時代。

歐洲歷史上的地理大發現,又名探索時代或發現時代,指15世紀到17世紀間歐洲船隊出現在世界各處海域,尋找新的貿易夥伴和路線,拓展新生的資本主義。許多不為歐洲人知曉的地區自此進入視野,成為版圖,歐洲文化及普世價值傳播全球。除達伽馬外,哥倫布、迪亞士、麥哲倫等都是時代英雄,任務成功得力於前輩所繪地圖,除實際導航,它更激發夢想,增強信心,而他們在探險時,亦自行製作更新更準的地圖,協助更多人更深入探索。地圖測繪技術源自地理學,因此有人說,沒有地理學,就沒有地理大發現,沒有非凡的旅行家。

地理大發現運動之後二百年,在1819年嘉慶版《新安縣志》輿圖上,列出由新安縣城至大鵬城沿途地標,與現今谷歌地圖一致,每一任縣令可據之往返;亦標示擁有新界西至中部平原五大家族棲居之錦田、雙魚河、大埔頭各村,聖山、大帽山、官富山三山與諸離島,此外是大海,再無土地與村落。地圖有繪出兩條大河流入后海灣(8),說是深圳河(1-2)及山貝─錦田河(5)是可以的,但看它流過的村落(3、4),又似是梧桐河及林村河。地圖顯示的大埔頭後有大山(3),兩邊夾水,能否通到深圳,看地圖的人是拿不準的。本地214B.C已被發現並命名南海郡番禹縣,進入秦始皇視野,成為版圖,到清1819年,已歷2133年,這麼長時間,縣城不是設在東莞就是南頭,曾有數以百計縣令駐任,沒有清楚的輿圖,在稅收、訴訟、商貿、交通、治安的執行皆引起不便,遑論探問民間疾苦。這麼長時間這麼多位縣令使用這樣子的輿圖,到底是沿甚麼路線考察、如何堪測、推斷、想像,才繪成這樣子?

《新安縣志》輿圖與谷歌地圖對照 圖:作者提供

據我所知最早一位在本地進行地理大發現的英雄,是北宋進士鄧符協,本是廣東陽春縣縣令,退休後,在1103年,遷入今日之新界,成為五大家族之首。鄧符協離任後,來新界尋找新家園,他考察及決定落腳點的過程,是沈思編校(2016)、黃佩佳著《新界風土名勝大觀》一書最吸引我之一章〈山川之形勢與居民落籍之關係〉探討的問題之一。黃佩佳認為當時此區為蠻荒之地,陸路阻梗,鄧符協南來,必由廣州買舟,沿珠江南下,來到前海灣,視察南頭、赤灣,認為腹地不足,不可取,或西入后海灣之落馬洲、新田。黃佩佳在這裡要說的是,鄧符協的勘察船進入了深圳河。輿圖中的梅林,在落馬洲對岸;沿河上至打鼓嶺木湖,對岸便是輿圖中的黃貝嶺。

黃佩佳認為鄧符協判斷以上土地不足取,南下龍鼓灘至屯門聖山而北返后海灣,駛到元朗灣(山貝灣)上岸而發現岑田(錦田)。在下以為鄧符協命艇家沿山貝河上溯至錦田河段,直接在錦田上岸立村。接下來鄧族後代跨過後來的四大家族雙魚各村地盆,到龍躍頭、萊洞、大埔頭立村。

錦田今貌 圖:Wikimedia Commons

輿圖中的新界,大抵就是鄧符協以上探索範圍。在下認為,鄧符協之後歷屆南頭縣令來五都,都追隨鄧符協路線,由南頭買舟沿山貝─錦田河上溯,在錦田登岸,之後東行雙魚各村至大埔頭,再原路折返。因為在雙魚各村見到河,在大埔頭見到河及海,認為錦田距兩地不遠,推斷此河串連三地,並非不可能。如果繪圖者不依鄧符協水路東來,而是由陸路南下,由深圳黃貝嶺或由沙頭角鹽田,渡深圳河到大埔頭,再到雙魚各村及錦田,他便不會用兩水夾住大埔頭,更會拿走大埔頭後山。

雙魚河今貌 圖:Wikimedia Commons

《新安縣志》輿圖新界只存西部平原,東部山區全被消失,原因何在?當然是因為那兒是無村無人荒野。這種說法在1683年復界前可能合適;輿圖卻是在遷海復界後百多年面世的,其間大量廣府以外民系,即客家及鶴佬,來無名字荒野墾殖,至少有三四代,已建近三百條村落,村落之名明明已詳載於1819年嘉慶版《新安縣志》內,部分更標出在縣城哪方向、距離多少里、在五都還是在六都範圍,卻未見有一條客家村及鶴佬村標於1819年輿圖上。

我的推斷是,輿圖因循舊版沒有增訂。在當時或現時,因循可能不被視為失職。但正如上文提及,沒有清楚的輿圖,在稅收、訴訟、商貿、交通、治安的執行管理皆會引起不便。為甚麼縣政府可以長期忍受?是因為毫無地圖測繪興趣?是對地圖測繪並無認識?當時要製作清晰地圖就意味着測繪者親身走遍每吋所繪測土地。是這類人才缺乏,縣官找不到勝任人?勝任者怕走入山旯旮會感染瘴氣或被老虎咬而裹足?還是報酬太低不如去畫字畫或盜墓?總之,1819年,不是走遍全港鄉野第一人誕生的時代。

橙新闻:http://www.orangenews.hk/culture/system/2020/07/29/010156694.shtml

责任编辑:lwh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