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郭一鳴專欄】我自巋然不動
來源:識港網    2020-07-28 09:52
今年以來,特朗普當局從貿易到疫情、從南海、台灣到香港,對中國作出前所未有、毫無底線的誣蔑和挑釁,進行各式各樣的極限施壓。雖然北京官員一再呼籲中美探索和平共存之道,但華府一意孤行。

戰略學家諾曼.弗里德曼(Norman Friedman)《五十年戰爭──冷戰時代的衝突與戰略》一書,將二戰結束之後以蘇聯為首的東方陣營,和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長達近半個世紀的冷戰,視作一場真正的戰爭,以「五十年戰爭」作為書名,很容易令讀者聯想到歷史上著名的「三十年戰爭」,這是十七世紀發生在歐洲的一場大規模血腥戰爭,參戰各方死傷人數共達800萬人,引發戰爭的重要插曲「擲窗事件」的地點,現在成為捷克王宮一個著名景點。至於「五十年戰爭」死傷多少人?好像沒有一個權威的統計。雖然美蘇沒有發生正面武裝衝突(古巴危機差一點釀成核大戰),但如果把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以及美蘇代理人之間大大小小的戰爭算起來,死傷人數必定非常驚人。更重要的是,五十年戰爭塑造了我們的世界,在弗里德曼心目中,五十年冷戰實際上是第三次世界大戰。西方贏了這場冷戰,但是,弗里曼寫道,「對西方而言,勝利似乎奇怪地欠缺應有的滋味」,大多數西方民眾「震驚於冷戰之後的世界為何變得如此野蠻和難以控制」。

弗里德曼所看到的西方民眾的「震驚」,很快被證明驚得有道理。《五十年戰爭》出版當年,發生9.11事件,美國又投入另一場戰爭:一場文明衝突引發的戰爭,亨廷頓(Huntington)1996年在《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一書中的預言和忠告被證實。美國揮師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絞死薩達姆、擊殺本拉登,剿滅伊斯蘭國武裝,還差一點顛覆敘利亞阿薩德政權。這場持續近二十年、死傷枕藉的戰爭至今仍未結束,而作為冷戰贏家世界唯一霸主的美國,卻因窮兵黷武而債台高築國力下降,驀然回首,驚見那隻睡醒的東方雄獅,正步履矯健迎面走來。這是怎麼回事?美國應該怎麼辦?

在亨廷頓的哈佛大學同事、另一位著名冷戰問題專家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看來,已經崛起迎面走來的中國,對於美國而言,可能是又一次「修昔底德陷阱」。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認為,兩千五百年前的古希臘兩個主要城邦發生一場戰爭,是雅典的崛起和斯巴達揮之不去的恐懼,導致戰爭不可避免。據艾利森研究,在過去五百年,涉及崛起中的強權威脅到統治強權的十六起個案,當中十二次以戰爭收場,也有四次避免了戰爭,這四起沒有開戰的個案,「挑戰者和被挑戰者的態度和行為都進行了艱巨而痛苦的調整」。

艾利森非常擔心今天的中美兩個大國,正在重演雅典和斯巴達那場悲劇。他認為,美國和中國同樣可以避免戰爭,但前提是它們能够將兩個可能難以接受的真理牢記於心,第一,倘若繼續延續目前的發展軌跡,美國和中國在未來十年內爆發戰爭不僅是有可能的,而且可能性比現在的專家學者所認定的更高得多。第二,戰爭並非不可避免。歷史表明,統治強權不是不可能化解與其對手,甚至是蓄意的挑戰者之間的矛盾,避免兵戎相見。艾利森實在是用心良苦,和弗里德曼不同的是,他沒有視美蘇冷戰的性質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反而對這場「二十世紀後期的決定性衝突」,在沒有流血的情況下結束感到慶幸。

從大師高屋建瓴的分析和發自肺腑的忠告中回到現實,我們不難發現艾利森的擔心和預言正在漸漸走向事實。今年以來,特朗普當局從貿易到疫情、從南海、台灣到香港,對中國作出前所未有、毫無底線的誣蔑和挑釁,進行各式各樣的極限施壓。雖然北京官員一再呼籲中美探索和平共存之道,但華府一意孤行。有人認為,為了挽救落後的選情,特朗普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走筆至此,美國突然宣布關閉中國駐休斯敦總領事館,並且威關閉更多中國駐美領事館,一場外交風波已無可避免。很明顯,特朗普企圖迫中方在兩者中作出選擇:冷戰,還是熱戰?人類的命運面臨另一次修昔底德陷阱,此時此刻,考驗中國的戰略定力,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

原文2020.07.24 刊《大公報》

责任编辑:wang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