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集思港議】香港應推行境外投票制度
作者:路易   來源:識港網    2020-07-23 16:14

四年一次的立法會選舉是現時香港最重要的全民選舉,然而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讓很多人滯留外地無法返港投票。這部分選民的利益如何保障將再次考驗港府的治理能力。

如今何時開關已成為黃藍兩派的攻防戰。你講內地疫情已受控,應該開放內地關,黃營人士就指責這是有利於建制派的陰謀;疫情再次爆發,開關遙遙無期,有藍營人士講黃營軍師借七一遊行故意播毒,好不熱鬧。

筆者近日獲悉,已有本地政黨向港府及北京方面提交建議,在內地設立票站給當地港人投票,打破困局。

選舉制度發展至今天,境外投票早已成為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的標準操作。國際民主及選舉協助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Democracy and Electoral Assistance)的報告顯示,在其研究的216個國家和地區中,124地的立法機關選舉,88地的總統選舉接受境外投票lu’yi。可以說在實際操作層面已被證明無障礙。

作為全球化的產物,境外投票是世界各國移居公民的權利,亦是原居地維系與海外僑民關系的紐帶。香港作為開放的城市,長居境外的居民不在少數,一河之隔的內地則是最方便的移民目的地。據政府2019年數字,單在廣東省就有54萬港人長期居住,綜合計算全國大約有上百萬人。作為國際城市,海外也是港人移居的目的地。翻查資料,單單在1983年至2003年的20年間,就有60余萬人移居國外。

生活在別處只是人生際遇的選擇,大多數人對香港仍有強烈的歸屬感。不僅在香港有資產和社會聯系,及未來回流生活的可能,他們對這座城市的發展也做出了貢獻,有權決定香港的方向。政府理應投入資源予以方便。

並且,加入境外選民對香港政治生態有好處。畢竟在外「吃過見過」,視野寬闊,投票意願趨於理性,正好可借此修正和抵消近年愈演愈烈的本土甚至港獨思潮的影響,讓香港的政治更平和。畢竟務實開放則香港興,偏激封閉則香港亡。

當然,坊間亦有不少非議,超過本地人口10%的新選民湧入會否打破政治平衡?投票方式是否有漏洞?如何證明境外選民與香港有聯系?這些問題只是技術性的,參考各國方案,通過設計選民登記制度都可解決。

在哪投票?筆者看來完全可以利用政府設立於國內國外的經貿辦事處聯絡處做場地。廣東機構網絡最成熟,人口最集中,可以先行先試。如果海外辦事處資源有限難以應付,大可提請中央借用各地使領館,用「一國兩制」解決。

於是討論應該跨過可不可能有,應不應該有,而集中於如何實現。

過去十年間,立法會曾數次討論境外投票的可能性,但都不了了之。新冠疫情恰恰讓這項制度缺失極端化的暴露,政府可視其為解決問題的契機。

然而組織選舉是個大工程,如果現場投票則需要安排場地,派駐大量專業人員布置,監票,點票;如果電子投票則需開發一套既可核實身份又能保護隱私的系統。如今距離選舉只有兩個月,幾乎難以按期完成。但即便這次來不及,未來也應盡快建立制度,將境外投票恒常化。

责任编辑: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