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本網評論:病毒有黃藍?毫無底線的政治炒作是香港之福?
作者:阿拉蕾   來源:識港網    2020-03-18 10:54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截至17日晚全球近20萬人確診,中國以外地區的確診總數不單超過兩岸四地的確診人數,更多出逾萬宗。根據已公佈的數據,意大利、西班牙、法國、美國、英國、德國等國疫情持續惡化。

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美國政府應對反應緩慢,歐洲諸國更是顯得束手無策,英、法、德等國家提出“群體免疫”,即人體對新冠病毒沒有免疫力,也沒有治療措施,直至60%-70%的人口感染病毒,人體就形成了“群體免疫”,隨後病毒就會自動消失。歐美國家以“民主”“自由”為託辭放任疫情擴散,這種政府不作為應對手法,直接不顧民眾生死,年老者、慢性病患者生存的權利無疑被剝奪。諷刺的是,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國際化程度極高,面臨來自美國、英國、日本等國家傳播病毒的巨大風險,卻鮮有人提出如同對內地“全面封關”的要求。此種怪現象是否證明反對派一眾人本無防疫之心,之前的罷工、遊行、示威等拙劣手段無非就是政治炒作。

香港近期境外輸入個案大增,15日確診的7宗個案均為境外感染,16日確診的9宗個案有8宗在潛伏期內曾外遊,另外1宗為外遊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17日新增10宗確診,9宗患者均有外遊紀錄,唯一無外遊紀錄的患者也是與曾外遊人士接觸後感染。

從感染概率推測,境外寬鬆的防疫措施令其疫情相當嚴峻,而外籍人士、香港外遊人士、留學生等回港令香港疫情形勢十分堪憂。反對派政客及媒體一直將香港的疫情狀況歸咎於特區政府沒有及時、全面對內地封關,放任內地人來港“播毒”,令香港社區感染風險增加。香港現時境外輸入個案持續增加,第2波疫情已經爆發,防疫抗疫形勢愈來愈嚴峻。反對派政客及媒體對此倒是視而不見,全然沒有早前堅持要求對內地“全面封關”的 “激情”:無每日開記者會批評政府、無每日到政總遊行抗議、無連署表達訴求,醫護更無遊行示威、罷工。

反對派政客及媒體對港府調整入境措施亦少有評論,即對全球除內地、澳門及臺灣外的所有國家或地區發出紅色旅遊警示,並對所有抵港的旅客採取14天的強制檢疫措施。是他們幡然醒悟,意識到“全面封關”無助於防疫抗疫;是他們認為美國、英國等國家的防疫抗疫措施有效,即使病毒經這些國家傳入也不會在香港存在傳播隱患;抑或是他們要求“全面封關”的對象只限於內地,口中高呼的“守護香港”“避免病毒傳播逼爆香港醫療系統”的標準不適用於英美等國家?

事實上,反對派政客的政治邏輯始終堅持立場至上,只要“反中”即為政治正確,反之就是損害香港的“民主”“自由”,以致其政治表態既無事實,亦無公意。他們假借“民主”“自由”之名,以雙重標準詆毀內地、仰望西方,以封閉的心態無限放大不同政治立場人士的責任,美化自身的狹隘、偏見,陷入西方政治學中的“城邦眼界”邏輯,無法從大規模層面去理解世界。

更有反對派議員公然發表歧視言論,在社會齊心抗疫的關鍵時刻,煽動市民以“黃、藍”區分病毒,誤導市民認為病毒由內地傳入,挑動市民“仇中”情緒。近期兩名區議員在其辦事處張貼“藍絲與狗不得進入”,又有區議員發聲明稱“拒絕接受所有支持23條立法”市民的求助。議員作為市民選出的代表,其言論會對社會產生極大的影響,亦應符合社會最基本的道德期望,但這些議員卻反其道而行之,做出如此無下限之惡劣行徑,實在令人失望。

著名政治學家福山在其最新著作《身份》中強調,若沒有國族認同,身份政治將會令社會分裂,而分裂的社會不可能實現真正的民主。據此,香港反對派政客這種毫無底線的政治炒作,既無助於防疫抗疫、也無助於解決香港存在的問題,更無助於推動社會進步,相反只會令社會分裂加劇,對香港的未來更是災難。因此,香港政府、立法會及社會各界都應該思考如何填補現時議員制度的漏洞,以及如何問責問題議員。

本網評論員:阿拉蕾

责任编辑:wu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