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輝.鳴藝舍」粵劇洛神有苦難言
作者:鄧小樺   來源:橙新聞    2019-09-11 09:35
謝劇評人秋盈全力推介「輝.鳴藝舍」的粵劇《洛神》,陳澤蕾飾曹植實在是超越到位,扮相瀟灑俊俏是全行皆知,而且身裁實在是高挑,所謂玉樹臨風,感覺不是榆柳,倒是松柏。

【識港網訊】漫天烽火,我去了看「輝.鳴藝舍」的粵劇《洛神》。謝劇評人秋盈全力推介,當晚我們坐在前後行,好多咬耳仔小心機交換,如果不是有事先要離開,一定搶入後台和諸演員打咭合照。

粵劇《洛神》原是1956年唐滌生為「新艷陽劇團」而寫,由芳艷芬飾甄宓,陳錦棠飾曹植,黃千歲飾曹丕作開山演出,此次演出揉合了其他劇本中的場口。故事是三國時曹丕、曹植與甄宓的三角戀為主線——歷來揚植貶丕,但我在大學時的教授,就力排眾議推崇曹丕:曹丕的《典論.論文》寫來視野開寛,論議中肯,傳世經典之作,才量高於曹植。曹丕的詩作多散佚,傳世不多,但詞藻澤麗,情致曲婉,深沉低迴,有時我看來比曹植的水平還要高。四言詩〈丹霞蔽日行〉: 「丹霞蔽日。采虹垂天。谷水潺潺。木落翩翩。孤禽失羣。悲鳴雲間。月盈則冲。華不再繁。古來有之。嗟我何言。」

採景幽深,感物興嘆,既有深悟,末了給自己一個自圓其說,嗟然止言,但餘韻不絕,這些都非曹植可至。另外〈與吳質書〉中的「節同時異,物是人非,我勞如何」,我小時就非常深刻,這「勞」原來是解作「憂傷」。近年粵劇演出的編排已頗有進化,這次亦如2018年在阮兆輝作藝術總監的「粵劇新秀演出」中的《洛神》版本,加入了「魏文帝祭宓」一段,顯其才情、深情。他畢竟愛甄宓。

此次演出中,飾演曹丕的司徒翠英表現相當出色,心胸窄、心計深,處處咄咄迫人,同時滿臉堆笑,極之搶眼、壓場、好看。曹丕時時都笑,掩藏奸計時笑、迫人時笑、得逞時笑,正是因為一直在笑,到曹植七步成詩曹丕大受打擊圓睜雙目渾身亂抖,方能強烈表現出那一刻曹植以詩才及悲苦達致徹底的反敗為勝。雖然結局一早知道,但那場群戲作為全劇高潮,仍然具震撼力,全部人員均十分入戲,站在前端舞台中心的曹丕(司徒翠英飾)及曹植(陳澤蕾飾)更是耀目如星。

陳澤蕾飾曹植也實在是超越到位,扮相瀟灑俊俏是全行皆知,而且身裁實在是高挑,所謂玉樹臨風,感覺不是榆柳,倒是松柏。曹植在劇中大多是傷心戲,我覺得陳澤蕾的演繹是帶著現代感,好像每句對白的現場反應之感覺,壓倒戲劇的程式感。唱腔是夠渾厚,露字方面可加強。有時感覺曹植作為男一稍嫌不夠帶戲,但當然也因為是角色使然,曹植長期因為心傷而失神、連才華都被懷疑,其他人皆形容為「泥塑木塑」,處處落在下風,是以被動來演。我最記得是曹植作為臨淄侯歸藩,初謁已經登帝的曹丕,那一下跪的動作飽含傷心與屈辱,倒是曲折:你已全贏,跪你又怎的?最後乘舟洛水,那孤身飄搖的船戲,倒很適合陳澤蕾。

《洛神》本是雅靜曲折的文人戲和熱鬧衝突的宮闈戲(也是大家族婆媳戲)交錯組織而成,唐滌生在戲劇享用的動靜上是計算得很精準的,衝突急變一下就到,變生不測梨香院,金鑾殿上大演婆媳衝突戲,黃葆輝飾的甄宓就是柔腸百折,有苦難言,步步驚心,走圓台走來走去還是無路可逃。甚至曲折到狠心才是愛,勸歸其實是警誡,甄宓信箋的重要性幾乎和曹植的詩等高。想想,這也是《洛神》始終強調文字、文才的重要性,就算遊戲規則全是你定的(竟有一個罪名是「文章騙世」就要處斬),憑文才還是要彩鳳出籠牢,於權奸狠毒之中,爍爍一點光。

——————————————————————

鄧小樺

作家,文化評論人,策展人,「虛詞」《無形》總編輯,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

原文鏈接:http://www.orangenews.hk/culture/system/2019/09/10/010125993.shtml

责任编辑:leidl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