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本網評論:西方偏愛干涉香港事務為哪般?
作者:熊貓哥哥   來源:識港網    2019-09-07 10:47
反修例事件鬧到現在,相信各方已經頗為疲憊。8·31大規模衝突之後,不少示威青年痛哭流涕,自覺運動已然失敗。香港各界對於運動暴力的不滿日益升溫,已至臨界點。連大律師公會這樣曾多次參與反修例示威、譴責政府的組織也發表聲明,譴責近來的暴力升級,可見民意所向。但是,西方似乎並不希望風波結束,美方繼續炮製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為激進示威者張目,而英方則有國會議員提倡給予香港持有BNO護照的港人同等國民待遇,挑唆不少人到英領館請願“平權”。西方的關注點引起筆者好奇,他們似乎對香港問題情有獨鐘卻鮮少關注當下頗為緊張的臺海局勢和臺灣大選,這是為什麼呢?

【識港網訊】反修例事件鬧到現在,相信各方已經頗為疲憊。8·31大規模衝突之後,不少示威青年痛哭流涕,自覺運動已然失敗。香港各界對於運動暴力的不滿日益升溫,已至臨界點。連大律師公會這樣曾多次參與反修例示威、譴責政府的組織也發表聲明,譴責近來的暴力升級,可見民意所向。但是,西方似乎並不希望風波結束,美方繼續炮製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為激進示威者張目,而英方則有國會議員提倡給予香港持有BNO護照的港人同等國民待遇,挑唆不少人到英領館請願“平權”。西方的關注點引起筆者好奇,他們似乎對香港問題情有獨鐘卻鮮少關注當下頗為緊張的臺海局勢和臺灣大選,這是為什麼呢?

若干年前,筆者曾經參加過一次宴會,席間一位中共官員談到與港臺官員接觸的不同時說:“內地官員與臺灣官員接觸,因為各自的文化相通、習慣相仿,交流起來沒什麼障礙。然而,與香港官員接觸則甚為尷尬,各自行事方式不同,難免遇上點誤會。”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相信很多頻繁來往於兩岸三地的人士都有這種體會。這是因為臺灣近代以來從未經歷西方殖民,本質上仍是深受中華文化圈影響的傳統社會,社會文化與內地並無本質差異。而香港則是一個持續被英國殖民政府統治150餘年,深受西方思想政治薰陶的半西化社會。正因如此,西方在看待香港問題時,有意無意的會將北京各類管治手段理解為對西方價值的挑戰,而面對臺灣則沒有這樣的思想包袱。因此,不管臺海局勢如何緊張,除了美國之外,鮮有西方國家發聲評論。而一旦涉及到香港,卻群起攻之、頻繁干涉。很顯然,他們已經將香港作為西方價值理念的踐行地,自認有義務捍衛。

西方要捍衛的價值是什麼?毋庸置疑,首推“民主”。長期以來,“民主”概念的話語權牢牢掌握在西方手中。西方民主政體源於雅典城邦,其採取直接民主的方式即每位合法公民擁有一人一票之權去選擇執政者。及至近代,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主張,政府只有在取得被統治者的同意時,才被賦予正當性,政府主權在民的理念成為西方革命的濫觴,席捲世界。以至美國政治學者福山斷言,歷史將走向終結,資本主義制度終將勝利。

得益於西方資本主義的先發優勢,世界人民幾乎快要相信西方所宣揚的一切。然而,西方民主概念之下,掩蓋的是代議政治的本質。代議政治也稱間接民主制,起源於英國,經過資產階級革命的洗禮,逐漸為世人接受。其特點是由公民以選舉形式選出立法機關的成員(議員),並代表其在議會中行使權力,制定法律及管理公共事務。在實際操作中,我們則經常可以看到某一精英家族或利益集團長期把持政局。按照西方的講法,人民應該是主人,但他們應該聘用比他們更能幹的“僕人”。而這些所謂“僕人”在社會主義者眼中,則被指責為有錢人的政治遊戲。

西方在宣揚民主時,經常鼓吹直接民主的美好願景。“一人一票”“真普選”這些概念很誘人。但實際上,早在西元前,蘇格拉底之死和雅典的滅亡就已證明了直接民主是多麼的荒謬,而代議政治的運作原理及其背後所代表的利益集團卻從未詳細向民眾說明。因此,當街頭運動大聲疾呼“民主”時,直接民主的思維模式促發了群體無意識暴動,就好像連登論壇中暴躁的線民和歇斯底里的勇武派所表現的樣子。這樣導致的結果將會是——以暴力追求民主,反而更遠離民主。正如法國大革命砍下了路易十六的腦袋,迎來的卻是雅各賓專政一樣。

也許,大眾根本就不關心民主的細節,而更在乎他們的主張是否被當局接受。但基於理性考慮,政府往往不可能接受無法實現的訴求。正如今天示威者提出立即實現“真雙普選”,這不僅會打亂基本法框架下“一國兩制”的政治安排,更會造成香港的政局動盪。美國總統和英國首相難道是一人一票“真普選”選出來的?那些精通歐美制度的背後搞手恐怕不會不知道。他們妄圖建立一個小國寡民的城邦政體,甚至把香港拖入無政府主義的泥潭。

民主應該是一種方法,而不是價值觀。西方往往將自己的意識形態包裝成民主,向別國輸出自己的價值觀,甚至鼓動“顏色革命”。但是在本國,他們卻老老實實的將民主作為一種解決政治衝突、調和各方利益的方法。說到底,民主在西方眼中是內外有別、雙重標準的。而且,民主也並非西方的專利。可惜的是,在英語世界控制的輿論中,雖然中國經過40年的穩定發展,經濟成就顯著,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不斷完善,卻仍然被西方宣傳機器因於意識形態的偏見被妖魔化,致使很多人一葉障目。

綜上所述,筆者希望示威者們能冷靜想一想,在追求民主理念的過程中,是否有被利用或被蒙蔽,是否太過於泛政治化。那些寄望西方干預的人士,更需估摸下自己的分量,西方到底會給多少支持?當香港“萬劫不復”時,他們絕不會與你陪葬。
特首已於4日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條例,顯示出了最大誠意,惟願這是香港實現和解的開始。

最後,在這動盪的時局,一首海子的詩送給諸位共勉: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喂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本網評論員:熊貓哥哥

责任编辑:wuzy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