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本網評論:為何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是香港出路?
作者:李忠鏗   來源:獅子山觀雲    2019-08-13 15:06
香港在反修例風波下引發連場暴亂,社會人心惶惶。市民在惶恐不安下,很希望對當前狀況尋求出路。民陣等利用這種社會情緒,極力要求港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希望可以根據一分報告,緩和當前局勢。不過,獨立調查委員會在當前局勢下,難以履行獨立、客觀和完整等調查原則,不可能是化解香港當前危機的選項。

【識港網訊】香港在反修例風波下引發連場暴亂,社會人心惶惶。市民在惶恐不安下,很希望對當前狀況尋求出路。民陣等利用這種社會情緒,極力要求港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希望可以根據一分報告,緩和當前局勢。不過,獨立調查委員會在當前局勢下,難以履行獨立、客觀和完整等調查原則,不可能是化解香港當前危機的選項。如果社會把注意力放到一個假議題上,擾亂目前最需要止暴制亂的大前提,不僅不能盡快走出當前困境,更會令局勢不斷惡化。

獨立調查委員會與一般調查的分別,在於其性質獨立於政治之外,讓調查人員在沒有前設下,實事求是地調查事件起因、發展、結論和建議的全過程,不受任何組織或人士干預。民陣基於政治考慮,提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不可能符合獨立調查的要求。這可從兩方面講:

一是民陣等開宗明義指明獨立調查是針對警察有否濫權,焦點在警隊,目的在於牽制警力;

二是民陣等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需要連同其所提出的五大訴求整體看。五大訴求是撤回逃犯修例、追究警方開槍責任、不檢控及釋放示威者、撤銷定性6月12日集會為暴動,以及落實「雙真普選」,五大訴求就是民陣提出獨立調查的前設。

從這兩點清楚看到,民陣等提出獨立調查的訴求,充滿政治水分,不可能中立。進行這樣的獨立調查,只會違背獨立調查的目的,不能得到有益的報告。

至於一些中間人士認為,獨立調查可以調查整個風波的前因後果,不限於調查警隊。這個說法符合一般獨立調查的目的,但實際上也有許多難以調和的難處:

第一,事件是否完結關係到獨立調查的完整性,目前香港每周都有反修例暴亂,無人確知何時完結,許多人證物證和事件如何發展尚待確認。特別是在情緒化困擾下的香港社會,再權威的專家,也不能確保調查在風波持續下,不受主觀情緒干擾;

第二,獨立調查的課題和範圍充滿爭議,難有一個各方信服的方案,以獨立調查處理當前香港困局,能否重建社會信心效果成疑;

第三、主責獨立調查的人選,是能寫好報告的一個關鍵,這些權威如何物色,何時上任,都需要時間委聘確定,匆匆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會影響調查的說服力;

第四,反修例暴亂涉及深層次的社會矛盾、意識形態、外部勢力干預和香港後殖民問題,情況非常複雜,不僅不可能幾個月就能查個水落石出,更不可能憑一個調查可以回答好這些問題。即使成立了獨立調查委員會獨立調查,花費大量氣力,結果是遠水既不能救近火,也不能滅火。

國務院港澳辦和香港中聯辦日前在深圳共同舉辦香港局勢座談會,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指明「當前最急迫和壓倒一切的任務,就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這是最簡單直接,也是對港人而言最實際可行的出路。止暴制亂是跨越任何政治利益、符合任何人道社會的最基本要求。現在不是捨本逐末、談論責任的時候,獨立調查並非香港當前急務,如何打好繁榮保衛戰更擺在大家眼前。只要香港社會回復穩定,人心復歸安寧,思路恢復清晰,各方就能集思廣益,找到香港擺脫反修例風波的出路。

 

本網評論員:李忠鏗

责任编辑:wuzy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