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哭笑有時,靜有時-《淪落人》的聲音處理
作者:陳子謙   來源:橙新聞    2019-05-15 14:55
《淪落人》上映了一個月,影評人都熱情地為觀眾惡補文學課,爭相指出片名借用了白居易的詩作〈琵琶行〉。同是天涯淪落人,這電影的確也講述了淪落人的偶遇與相知︰一個半身癱瘓,最遠的征途就是乘著輪椅到街巿。

【識港網訊】《淪落人》上映了一個月,影評人都熱情地為觀眾惡補文學課,爭相指出片名借用了白居易的詩作〈琵琶行〉。同是天涯淪落人,這電影的確也講述了淪落人的偶遇與相知︰一個半身癱瘓,最遠的征途就是乘著輪椅到街巿;一個為了逃離丈夫壓迫,從菲律賓遠赴香港做家傭。其實兩個作品還有一個共通點︰用聲音推動故事。我不想為〈琵琶行〉再添一節中樂課了,還是直入《淪落人》的聲音世界吧。

圖:《淪落人》劇照

畫外音與畫內音,是撤換夢與現實的扳手。《淪落人》鼓勵追夢,而一開幕就是殘疾人昌榮(黃秋生飾)被室外的工程噪音震醒──這一刻,他的確無夢。為什麼一聽到這類噪音便暴躁起來?其實意外前他就是地盤工人。後來昌榮與家傭Evelyn(Crisel Consunji飾)漸生情愫,Evelyn在家中滑倒後求救,他竟能爽快地從床上起來,大踏步,一手抱起佳人,偶像劇主角般望著她。這浪漫得滑稽的片段,一直伴隨著夢幻的琴音,我們便知道昌榮也開始做夢了──誰說綺夢不能喚起夢想呢?水煲突然嗚叫,琴音停掉,原來Evelyn真的在地上動彈不得,等待救援。昌榮只好沒精打采地伸掌按下床邊的鐘︰嘟嘟……平安鐘熱線!

圖:《淪落人》劇照

昌榮畢竟不是偶像劇裡的霸道總裁,是滿肚鬱結的基層,粗口講得流利得很。粗口令《淪落人》被列作2B級,但它就是片中最溫馨的聲音。留學的兒子問好,昌榮只說「都係咁X樣」,兒子馬上興奮起來︰「哇,好耐無聽過粗口喇!」獨在異鄉,突然聽到父親用母語講粗口,的確痛快。粗口也可以令煽情的場面降溫︰Evelyn的夢想是攝影,昌榮就托人買一台照相機送她,她一臉感動,說的卻是「多X謝」。教外國人講粗口,不算是新鮮的笑話了,但《淪落人》剪掉了教學過程,猛地捧出教學成果,還是令人忍不住大笑。片中那些不中不英的滑稽對白,也帶有類似的降溫效果。昌榮質問Evelyn為何賣掉照相機時,不說「點解你要放棄夢想」,卻說「Why you bye bye your dream」。這裡的bye bye,比拜拜肉可愛,又比它輕盈多了。

Evelyn問廣東話怎麼說love(這根本是表白了吧),又質疑「鍾意」欠了點什麼,昌榮只好地傲嬌地扯開話題︰「黐乸線!」對話正趨肉麻,至此總算輕輕煞住了。「多X謝」勝在有雜質,「黐乸線」勝在擺明離題。結局安排Evelyn在琴音中追趕著昌榮遠去的背影大喊「我黐乸線你」,卻難免煽情了。


如果《淪落人》的空鏡是填充題,琴聲就像萬能key,如此柔和,卻又神經質地時刻提醒你︰某某又有感觸了!有時候,對白夠煽情了,配樂還在起勁地打氣。Evelyn獲批婚姻無效,與姐妹在酒吧慶祝,場內一直漲滿喧鬧的跳舞音樂,然而她一講婚戀和追夢哲學,酒吧的其他聲音就立即消失了,只剩下她的獨白和畫外的琴音。同伴一接話,琴音又停了,重新換上場內的跳舞音樂。這樣的聲音剪接,未免太有效率也太生硬,反而令人出戲了。實不相瞞,看到這幕我也想一起大喊︰「黐乸線!」相信主角不會介意。

〈琵琶行〉刻劃音樂之美,卻沒有忽略靜默的力量︰「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昌榮,沉默該怎麼譯?

噓──

原文鏈接:http://www.orangenews.hk/culture/system/2019/05/15/010116705.shtml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